欢迎光临!今天是 
裁员和OKR能“拯救”VIPKID吗?

被传数据造假、以及不断流出的裁员信号,种种迹象表明狂飙六年的独角兽VIPKID到了降本增效的阶段。

投中网独家获悉,VIPKID新任CTO郑子斌在今年7月份到岗后就对研发部门推行了OKR考核。此外,此前被传的裁员风波也涉及到研发部门,部分部门裁员规模或达到50%,超过平均裁员比例(15%—20%)。而在研发部门的OKR中,也有“减人力投入超50%”这一条。据了解,研发团队约有上千人,这其中或许近一半员工即将迎来“被优化”。

对此,VIPKID官方回应称,裁员传闻不属实,只是正常优化。

VIPKID创始人米雯娟近期在内部强调,在互联网“下半场”,VIPKID需要不断提升管理运营效率,持续打造强大的组织能力,只有这样,才能实现“成为全球青少儿教育领导者”的愿景。

VIPKID这家狂飙六年的独角兽迎来了关键的转型时刻。这家公司试图用人员优化、价值观重整、OKR考核优化等多重手段,来实现他们组织能力的升级与迭代。同时,投中网独家了解到,VIPKID内部定下2020上半年实现盈利的目标。这将是一场艰难的战役。

研发团队迎来OKR考核

百度系出身的郑子斌上任VIPKID的CTO后,将百度刚启用的OKR体系引进了这家公司。

投中网独家了解到,VIPKID中台建设的目标有两大任务(O1和O2),分别为质量保障和交付效率。

其中O1为:统一项目管理和度量体系,全面推行敏捷开发模式(2019年底完成30%),打造持续交付和自动化运维体系(2019年底完成30%),缩短项目研发周期从40天到20天。

O1有三个KR(关键结果):KR1,发布过程统一治理,提高服务和APP的部署效率,缩短周期50%以上;KR2,全面推进持续集成模式,建设源码级质量提升手段,实现随时交付能力;KR3,建设自动化测试能力,持续加速质量反馈,提高研发测试人力比。

O2为:服务质量,对内部用户建设应急机制,确保系统故障时的信息同步,提高公司级别的联动效率。对外部用户提升服务质量,高时效性识别问题和风险,促进问题解决,提高用户满意度。

O2的关键结果是:KR1,应急机制及系统能力建设,实现系统故障发生时,10分钟内推送消息到业务同学和用户;KR2,建设用户反馈、竞品分析、舆情监控的分析能力,舆情热点小时级反馈,产品问题天级反馈。

但明确的目标并不总能换来明确的执行。

一位VIPKID内部员工告诉投中网,郑子斌上任后部门第一次有了明确的目标,但“很多任务都不切实际”。比如响应时间,都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”。该员工称:“我们的数据可以自由调整,看你怎么标记。”

在郑子斌来之前,VIPKID采用的是KPI的考核方式,此次OKR的实行让人联想到百度。此前据《财经》报道,百度也曾于2019年春节前夕在内部推行OKR。一位OKR领域专业人士认为,相比于针对部门和个人制定的KPI,OKR更容易实现上下目标协同,特别是当企业有很强的增长欲望时。

而公开资料显示,在加入VIPKID之前,郑子斌为百度搜索公司CTO,负责搜索商业广告、搜索用户体验、搜索生态体系建设等方向的技术布局。今年6月初,百度方面对外确认郑子斌离职消息。 

在郑子斌接手前,VIPKID技术线的负责人是高级副总裁项碧波,分管产品技术中心;以及研发副总裁朱会,分管业务平台技术。值得注意的是,负责技术的联合创始人霍振中于2015年离开,项碧波和朱光在2017年才加入,中间一度没有专门的技术负责人。

技术一直是VIPKID的短板,这是导致本次“优化”大刀挥向研发部的原因。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创始人米雯娟和联合创始人张月佳都并非技术出身,并不擅长于此,导致技术难以跟上快速变化的业务,2016年,技术落后导致100节课中有10节课而损失。米雯娟甚至曾对他人坦言,“我们可能会是唯一一家不是死于业务问题,而是死于技术问题的公司。”

在VIPKID内部人士看来,组织能力的升级将会十分艰难,因为“组织架构不大刀阔斧,领导层没有变化就没有意义。”

VIPKID将面对盈利大考

今年10月,VIPKID宣布获得由腾讯领投的1.5亿美元E轮融资,据道琼斯报道此轮融资后,公司估值45亿美元。这场融资历时15个月,一度被传生变——VIPKID负责融资的三人指控公司营收数据造假。在此之前,VIPKID就多次被传数据造假。

这些事件无不表明创始人的管理能力并没有能跟上公司成长的速度。官方数据透露,截至今年8月,VIPKID平台学生规模超过70万人,北美外教数量超过9万人。

一位VIPKID人员对投中网表示,米雯娟并不太干涉具体业务,给人感觉更多的像是公司代言人的角色。

过去六年,VIPKID一直处于急速成长的阶段,投资人看重的也是规模和速度,战略、管理和组织上的短板很容易被高昂的业绩掩盖过去。一旦市场环境发生变化,以往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则不得不踩下刹车。

更本质的问题是,VIPKID“一对一模式”(一对一授课)是否能走通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结论。

一位知名投资人曾对投中网表示,不投1V1,原因在于模式太重,师资力量没法掌控,成本也太高,盈利遥遥无期。根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米雯娟想把蜂校业务(大班课)打造成VIPKID的第二增长曲线,提出了“一节课赚一块钱”的目标,以期帮助原本获客成本偏高的一对一业务摊薄成本。

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早在2018年底接受《新京报》采访时曾说:“(VIPKID的这种)线上教育模式能否长期发展,其实靠实力去决定的。真正稳健的盈利模式,需要很长时间的探索。”

在经济下行的时候,没有大量资本的助推,即使是赛道头部企业也不可以掉以轻心。可以预见的是,VIPKID,这家教育行业的明星企业将迎来它的盈利大考,据投中网独家了解,VIPKID内部定下2020上半年实现盈利的目标,而无论是裁员还是推行OKR制度都只是启幕。


文章来源:投中网|万珮       点击数:59      更新时间:2019-11-26      [关闭窗口]
 
南昌伟德国际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©版权所有 
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丰和中大道1266号21楼 电话:0791-86757618
Design by Design-do.com